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香港六彩全年资料 > 取回字体 >

为什么留学印度的玄奘、义净没有取回《楞严经》呢?

归档日期:06-17       文本归类:取回字体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根据时间线来看为什么玄奘、义净两位法师在印留学多年却没能带回或翻译此经呢?此经既然如此重要难道在印度不流行吗? 是私人收藏品? 如果私人收藏那么传经人和收藏者是同一人还是不同?传经人又是怎么得到的此经的?亦或是传经人独创秘籍? 除上述两位法师外,其他去付印的留学僧也没机会读到经本吗? 705(译经时间)——685(义净离印时间)=20705(译经时间)——691(按《求法高僧传》最后标记时间)=14 欢迎讨论以表达您…

  一切法皆因因缘而生灭流转,而不是依法师本身的修为和名气。唐密祖师开元年间译密宗根本经典《大日经》、《金刚顶经》,距离玄奘、义净两位大德也不遥远,而密宗流传比唯识宗时间更长,更广泛,为何玄奘法师不翻译此经,而是宣扬唯识宗呢?为何达摩祖师东来,偏偏只宣扬禅宗呢?

  无他,因缘而已。各人有各人的因缘,各个时代的众生根器不同,因缘不同,怎么能因为某个大德没有翻译或者宣扬某个法门,就觉得某个法门可能有问题呢?

  四依四不依忘了吗?——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头一条就是依法不依人啊。

  然而有人说,就是依法不依人,我根据佛法觉得这经就是有问题。我请教一下,说这话的人到底是什么境界?是阿罗汉吗?昔日集经,阿难因为不是阿罗汉而被摈除,直到证果才被允许参与,为什么?因为世尊早有言在先——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慎勿与色会。色会即祸生。得阿罗汉已。乃可信汝意。没得阿罗汉果之前,即使阿难亲耳听闻佛法,也没能力集经,那么我们身为凡夫,就有能力判定佛法真假了?就可以坦然的信自己的意念判断了?

  我这里并不反对对佛法某些法门抱有怀疑,毕竟世尊传法的时代距离我们太过遥远,流布的经文里疑伪的数量可能不少,所以,如果你自己对某些法门有所怀疑,远离即可。觉得《楞严经》对自己不应机,不信守,可以不修,换个自己能够应机信守的法门去修。

  但是不要有事没事来宣扬猜测佛经的真伪,这是个容易坏人信根的坑。既然是对佛法有兴趣,就应知因果守因果,不要没事踩坑玩。有一种很有趣的所谓考古式佛学,就是拿着历史上某些碎片,来考究佛法到底是不是符合历史事实,如果貌似有疑问的,就要摈弃。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神僧传》里历代显示神通的高僧都要被扫地出门,因为没有历史证据能证明神通的存在。

  你不能因为你没有理解和没有看到神通,就否认神通的存在,同样,你也不能因为玄奘大师不翻译宣扬《楞严经》,就觉得《楞严经》有问题,因为八万四千法门的宣扬,很显然并不是玄奘大师一人包揽的。法门的殊胜在于引导众生解脱,而不在于宣扬法门的大师是多么智慧贤德。

  重申一遍,我个人觉得对《楞严经》有疑问,不信守,可以不修不看,修自己喜欢和信受的法门。但是,最好不要有事没事跟别人说这个法门不究竟,那个法门是假的,因为凡夫本身没能力鉴别法门的真假,没到阿罗汉的境界,不要玩这种妄言鉴定的把戏。

  有人说我就是觉得别人修那个法门就是不对,我是为了他好才对他讲,不想让那个法门耽误了他。那你大可以去直接推广你觉得好的法门给对方,如果对方也觉得你的法门就是好,自然就会信受了,如果没有缘分,你就是把别的法门贬低到地底,他得不到利益如何信受?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咬文嚼字,都是说食数宝。哪怕你对经书如数家珍,抵不上实修一日。不要总纠缠路标的问题了,找到方向就赶紧上路修行吧。

  以上,是玄奘菩萨从印度带回来的梵本总数:657部!然而玄奘菩萨总共翻译的经律论合计74部。

  玄奘菩萨后来的译经师:菩提流志、义净、实叉难陀等,大都是翻译的自己收罗的梵本。所以玄奘菩萨带回来的梵本流向何处,待查。

  有一次去西安大慈恩寺礼拜我最尊敬的玄奘菩萨,偶然听寺院的僧人说,那些梵本都放在大雁塔里。此事真伪待求证。如果真的还放在大雁塔并且保存完好,其轰动效果我不敢想象。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楞严经》有没有被二位法师取回真不好说,毕竟有几百部未翻译的梵本在那里搁着呢。

  知乎上面一些南传的还有谤法的人很多啊。也不知道是在哪参学的,能不能告知一下,也让以后参学的小伙伴避免掉坑里。

  在这里总结一下历代有修为的僧人对《楞严经》的态度,后面再总结一下批《楞严经》为伪的那些人。(有要补充的十分欢迎)

  百丈怀海大师是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三世徒,创设禅院,制定清规,主张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后称百丈清规。大师在清规中将《楞严经》与楞严咒纳入丛林朝暮课诵的《禅门日诵》中,此举为《楞严经》的长远流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成为明清以来三四百年间我国丛林中各宗各派朝暮课诵的主要内容。

  唐代僧。福州闽县人,姓氏不详。学通内外,人称黄檗希运。曾谒百丈怀海,并大开心眼,得百丈所传心印,后于黄檗山鼓吹直指单传之心要,四方学子云集而来。谥号「断际禅师」。禅师语录广引《楞严经》文。详于《黄檗禅师传心法要》。

  《宋高僧传·卷十二》载:「玄沙乘《楞严》而入道,识见天珠」。《景德传灯录·卷十八》载:「福州玄沙宗一大师,法名师备……阅《楞严经》发明心地,由是应机敏捷,与修多罗冥契。诸方玄学有所未决定,必从之请益。至若与雪峰和尚征诘,亦当仁不让。雪峰和尚赞曰:『备头陀(玄沙大师)其再来人也』」。

  唐末五代僧。「云门宗」开山祖师。师之机锋险峻,门风殊绝,世称「云门文偃」。 大师征引《楞严经》之文详见于《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卷中》。

  文遂禅师,杭州人,尝深究《楞严经》,谒己师述己之所业心得,深符经旨。师云:《楞严》岂不是有八还义?遂云:是。师云:明还甚么?遂云:明还日轮。师云:日还甚么?遂懵然无对,师诫令其焚其所注之文。自此服膺请益,始忘知解。

  慧琳国师,师事不空三藏,内持密藏,外究儒学,精通声明与训诂之学。引用《字林》、《字统》、《声类》、《三苍》、《切韵》、《玉篇》、《诸经》、《杂史》,并参合佛意,详察是非,撰成《一切经音义》百卷,世称《慧琳音义》。

  慧琳国师精通梵汉, 读三藏,目光如炬,善分真赝,他对经藏的态度是「参合佛意,详察是非(《大正》五十册)」。大师对《楞严》此部经坚决不疑,并于《一切经音义●卷四十二》中亲释《楞严经》,并多次征引此书。

  师为唐之宗室,俗姓李。天佑三年(906),济阴王赐紫衣,后唐庄宗赐号「广智」。凡大内建香坛应制谈论,师多居首席。后晋天福三年(938),入梁苑为左街僧录,又任传法阿阇梨昭信大师。

  大师好礼经,大师为救护正法曾力礼《楞严经》二年,大师于显德二年示寂,示寂前云:「有首楞严菩萨,众多相迎,令鸣椎俄然而化」。世寿六十七。

  莲社宗第六代祖师, 《宗镜录》成书于宋太祖建隆二年(961)。本书广收大乘经论六十部,及印度、中国圣贤三百人之著作等汇编而成。其内容详述诸佛之大意与经论之正宗。全书立论重在顿悟、圆修,所谓「禅尊达摩,教尊贤首」为其中心思想,为昭示禅教一致之修禅要文集。

  钱谦益之《楞严经解蒙钞》云:「禅师会三宗学者,集录大乘经论诸家语录,撰《宗镜录》一百卷,折衷法门,会归心要,多取证于《楞严》,所引古释即悫、振、沇三家之说也。《长水疏经》裁决要义用《宗镜》为诠准。而寂音《僧宝传》,发明永明,撰述以征心直指为缘起。古师弘法确有渊源,今人习而不察,间有采剟徒取骈偶之词,资为旁证而已」。

  孤山智圆大师是天台宗山外派的著名高僧,钱塘人。著述极多,被尊为十本疏主。他极为重视《楞严经》,为此专门写过《首楞严经疏》和《首楞严经疏谷响钞》两部注疏。

  他说:《楞严》一经,剧谈常住真心,的示一乘修证,为最后垂范之典。《佛祖统记卷十》。

  他从奉先寺的源清学天台教观,后来隐居在西湖孤山,与当时著名的隐士林逋为友。他有一首《读楞严经》的诗,流露其高洁的心境:

  大师未出家前俗名叫郑子璇,杭州钱塘人。九岁时,拜普慧寺的契宗法师为师,便开始诵读、研究熟诵《楞严经》。

  后来,大师到秀州的灵光寺,跟天台宗洪敏法师学《楞严经》。有一次读到观世音菩萨耳根圓通章的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时有省悟。大师想更深一层探究《楞严经》,于是又去参见滁州琅琊山的慧觉禅师。

  到了那儿刚好遇到他上堂说法。于是问道: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慧觉禅师厉声喝道: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长水大师经此一喝发明心地,并侍奉禅师多年,成就后,又遵师嘱弘扬华严宗,被后人尊为华严宗六祖。

  长水大师因在禅宗上的成就,其本人的事迹被收入《五灯会元》中。他一生前后开讲《楞严经》达三十多会,曾感得天上落下花辦,留下的《楞严经疏》二十一卷,影响极大。后来受皇帝加封,赐紫衣及长水疏主楞严大师号。

  长水大师临终极为洒脱,他预先说法辞别众人,然后圆寂。百多年后,金兵入侵时打开了大师的灵塔,发现大师容颜如生地端坐缸中,指甲和头发长得和身体一样长。

  「《大佛顶密因了义首楞严经》者,乃竺干之洪范,法苑之宝典也。昔能仁以出震五天,独尊三界,假金轮而启物,现玉毫而应世,观四生之受苦也,惠济庶物,愍群机之未悟也则斯经也,可以辩识诸魔破灭七趣,谓止及观,修圆教妙明之心,发真归源,证上乘至极之说」。

  「《大首楞严经》者,乃九界交归之要门,一乘冥会之妙道也。征诵咒则六时围绕,辨证果则百日宴坐。虽事仪而冲邃,实理观以融明者也。若夫修三观而均七大,黜魔境说历圣位,则近古章句,亦云备足」。

  释戒环,温陵人,而佚其姓字。赋性恬澹,不溽世味,寄身空寂,研精梵谊,深造道妙。尝病《法华》、《楞严》旧释词义渊微,初学罕喻,因于禅暇作二经《要解》,而《楞严》尤为翔晓。《开元寺志》称戒环所撰《要解》,皆能痛去名相繁蔓,使人无泥枝叶,入佛知见,直发明秘要宝藏者也。至今学者多宗之,殆不诬也。

  云:「论三经大致,无非为一大事因缘,而必先藉《般若》发明,次由《楞严》修证,终至《法华》印可,然后尽诸佛能事序固如是也。然则,导达禅乘决择正见,莫尚《楞严》矣。」

  「又况二经(指《法华》与《楞严》)以智立体,以行成德,放光现瑞,全法界之真机,融因会果,开修证之捷径,凡所设法,意绪并同,二经相宗,亦足见圣人说法始终一贯。果唯一事无有余乘,旨趣稍驯幸无深诮也。」

  北宋代僧。至五祖山参谒法演,蒙其印证。从文照法师学讲说,又从敏行授《楞严》。与佛鉴慧勤、佛眼清远齐名,世有「演门二勤一远」之称,被誉为丛林三杰。

  政和初年至荆州,当世名士张无尽礼谒之,与之谈论华严要旨及禅门宗趣。后又被敕赐紫服及「佛果禅师」之号。高宗幸扬州时,诏其入对,赐号「圆悟」,世称「圆悟克勤」。后归成都昭觉寺。

  绍兴五年示寂,世寿七十三,谥号「真觉禅师」。荼毘舌齿不坏,舍利五色无数。弟子有大慧宗杲、虎丘绍隆等禅门龙象。曾于夹山之碧岩,集雪窦重显之颂古百则,编成《碧岩录》十卷,世称禅门第一书。

  一日大师偶见寂音尊者所著的《楞严尊顶法论》叹曰:「此真人天眼目也,即施长财,百缗劝发」。大师征引《楞严经》非常多,详见于《佛果圆悟禅师碧岩录》卷四、卷八、卷十。

  安民禅师是四川嘉定州(今乐山市)人,俗姓朱。出家后,在成都讲解《楞严经》。当他听说当时禅门宗匠圆悟克勤禅师住在昭觉寺,便前往拜访,刚好听到圆悟克勤禅师拈举国师三唤侍者因缘的公案,心中顿起大疑,于是入室向圆悟克勤禅师请问。

  圆悟克勤掸师说:《楞严经》有七处征心,八还辨见,毕竟心在什么处?

  大师多方呈解,都得不到肯许。后圆悟克勤禅师引用《楞严经》中的经文,并结合禅学修证对其予以开示。终于使得禅师桶底脱落,悟见本性。

  后来,禅师到峨眉山住持中峰寺,有偈曰:众卖花兮独卖松,青青颜色不如红,算来终不与时合,归去来兮翠霭中。 富嫌千口少,贫恨一身多。禅师示寂后,茶毗得到很多光明莹洁的舍利,而且心脏和舌头不坏。

  释法常, 河南开封人,俗姓薛,乃丞相薛居正之后裔。宣和四年(一一二二),依长沙之益阳华严轼公剃发,深慕大乘,然亦不排斥小教。一日,阅首《楞严经》而能义通法海,自此游淮泗,放浪湖湘。

  《大明高僧传》第七卷,嘉兴报恩寺沙门释法常传十三,后至天台山万年寺,参谒雪巢,一见即机语契会,雪巢乃命师掌理翰笺。为僧入室。大有风彩。澹然处世。不饰众缘。其室唯一低榻,别无他物,一日,写一渔父词于室门示众,书毕,就榻收足而逝。

  「《首楞严经》者,开如来藏之要枢,指妙明心之径路,了根尘之妙诀,照情妄之玄猷。真所谓入一乘之坦途,辟异见之宏略」。

  温州瑞鹿寺上方遇安禅师,是福州人。从天台宗得法,经年诵读《楞严经》不辍。

  有一次诵到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遇安禅师不小心破句读成: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因此大彻大悟。

  后来他每次读《楞严经》时都这样读,有人对遇安禅师说:破句了也。遇安禅师说:此是我悟处,毕生不易。当时的人都称他为安楞严。

  据说,遇安禅师宣讲《楞严经》。有老虎来听经。受皈依后从不伤人。这只老虎经常跟随禅师。禅师在下山时常将老虎系在一块石头上,被后人称为系虎石。后来禅师搭建的茅棚经扩建后成为伏虎寺。

  遇安禅师晚年示寂时,其付法愒曰:不是岭头携得事,岂从鸡足付将来。自古圣贤皆若此,非吾今日为君裁。禅师说偈后,洁身换衣服后,遇安禅师自己躺入棺木中。三日后,门人打开棺椁,看见禅师右胁吉祥而卧,四众失声痛哭。

  禅师于是起来,升堂说法,诃责说这次如果有人再打开我的棺椁,那就不再是我的弟子了。说完,又自己进入棺中长住,其生死洒脱自如竟能达到这种境界。

  「首楞严经者,诸佛之慧命,众生之达道,教观之宏纲,禅门之要关也。世尊成道以来,五时设化,无非为一大事因缘。求其总摄化机,直指心体,发宣真胜义性,简定真实圆通。使人转物同如来,弹指超无学者,无尚楞严矣」!

  莲池大师为一代净土宗师,禅净双修,著有《楞严经摸象记》,曾用至精、至微、至玄、至极八字来高度评价《楞严经》。

  「嗟乎!千生百劫,得遇如是至精至微至玄至极之典,不死心信受,而生此下劣乖僻之疑,可悲也夫!可悲也夫」

  明代中兴天台宗的幽溪传灯大师著有《楞严经圆通疏》,他在注疏中说:佛之知见也,盖一代时教,统为《法华》佛知见而设,独《楞严》一经,明佛知见最亲。

  「大矣哉!首楞严之为经也,无法不具,无教不收,狂心若歇,歇即菩提,胜净妙明,不从人得,谓之华严圆顿可也可谓明心见性之妙门,成佛作祖之秘典也」。

  法藏禅师是密云圆悟禅师的法嗣,出生于江苏锡山,出家后研究《楞严经》,修观音耳根圆通。

  有一天,法藏禅师在庵中静坐,窗外有两位僧人正在编夹篱笆,将一棵大竹子折断,声音犹如惊雷,法藏禅师一听之下,当即豁然大悟。

  法藏禅师闭关修行时,有一天,他推开窗子,恰好看见一只黄梅从树上掉落到地,终于彻证了宗门妙旨。

  后来他参谒当时禅宗大德金粟密云圆悟和尚,不久蒙和尚将衣钵和拂子传付给他,开法三峰,大弘临济宗。生前著有《五宗原》一书,在禅宗丛林引起较大争议。

  临终前,法藏禅师上堂辞众云心休不说法,骨瘦上堂艰。分明都说尽,湖水洗山巅。

  藕益大师曾苦参《楞严经》,最初听说《楞严经》中大觉出生虚空和山河大地的义理有疑而出家,后来听说《楞严经》和《成惟识论》所代表的性相二宗教理不能融会后疑团更大。

  之后到径山坐禅,到第二年用功至极后,突然证悟了身心世界都消殒的境界。从此明白了《楞严经》所说的,这个身体从无始来,当处出生,随处灭尽,的道理、性相二宗的矛盾也就全然参透了,它们本来没有矛盾。

  日后著有《楞严经玄义》和《楞严经文句》,对《楞严经》倍加赞叹:既未深明道路,又无真师,必洞彻教理,方死参究。虽不能通三藏众典,《楞严》一部,不可不精熟也,譬如独自远行,若不预问路程,断断必有错误。

  「是诚一代时教之精髓,成佛作祖之秘要,无上圆顿之旨归,三根普被之方便,超权小之殊胜法门,摧魔外之实相正印也」。《楞严经玄义卷上》,《卍续藏》。

  「至矣哉!大佛顶经之为教也,依妙性而开妙悟,起妙行而历妙位,成妙果而归妙性,永超七趣沉沦,不堕修心岐径,戒乘俱急,顿渐两融,显密互资,事理不二,诚教海之司南,宗乘之正眼也已春,与博山 无异师伯盘桓百日,深痛末世禅病,方乃一意研穷教眼,用补其偏。然遍阅大藏,而会归处不出《梵网》、《佛顶》二经」。

  藕益大师又在《阅藏知津》中写道:此经(《楞严经》)为宗教司南,性相总要。一代法门之精髓,成佛作祖之正印。

  大师一生数度讲演此经。如其在「重刻大佛顶经玄文自序」中云:「旭未剃发,曾研此典,每翻旧注,迷闷实多,后因双径坐禅,始解文字之缚,复因子番讲演,深理葛藤之根」

  尝着《楞严经玄义》二卷、《楞严经文句》十卷、「大佛顶经二十二问」、「楞严经二十五圆通颂三十一首」、「楞严坛起咒及回向二偈」、「莲洲书佛顶经跋」、「去病书大佛顶经跋」、「化持大佛顶神咒序」、「大佛顶经玄文后自序」、「重刻大佛顶经玄文自序」、「重刻大佛顶经玄文自序」、「劝持大佛顶经序」等。

  紫柏真可大师是一名侠义僧,他宗说兼通,解行并应,宏宗演教,著作等身。他创刻的《嘉兴藏》以收录典藉多,续刻时间长,私人倡缘募刻而著称。

  紫柏大师对于《楞严经》极为赞赏,曾有偈曰:七处征心心征心,八还辨见见辨见,从教猛风荡钧舟、一任吹去水清浅。

  又有诗曰:十卷楞严一柄刀,金牛不见眼中毛。试将智刃游心马,积劫无明当下消。

  他说:「首楞严,此言一切事究竟坚固,一切事究竟坚固,即《法华》触事而真也,第名异而实同倘能悟此,则《楞严》与《法华》字字皆实相顶佛也」。

  破山海明禅师被人尊称为破山祖师,是四川顺庆府大竹县人。在双亲去世后感悟身世无常。十九岁时见壁间有志公禅师劝世歌,读至身世皆空处,不觉泪如雨下,遂毅然在本郡佛恩寺披剃出家。

  后来到邻水县延福寺听慧然法师讲《楞严经》,听至一切众生,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线;一段时,起大疑心,请益而未能决,于是孤身离蜀东游。

  遍参名宿后到四祖道信大师的黄梅破头山道场,以萆为衣、以木为食,研习禅宗语录三年,猛力苦参,并仿效高峰原妙大师极力苦参,以七日为限,一天,禅师在经行中不慎跌落山崖下,腿受伤剧痛,因此大彻大悟。

  破山海明后来返回巴蜀,曾住持过万峰、凤山、祥符、无际、蟠龙、佛恩、双桂等九大佛刹,重倡马祖之道,宗风远播,朝参暮请之众多达万人。

  破山不仅是大彻大悟的禅师、其诗词、书画境界非一般凡夫俗子的艺术可比。当代书法家启功对他的书法评价极高:憨山清后破山明,五百年来见几曾。笔法晋唐元莫二,当机文董不如僧。

  崇祯十三年(1640年),张献忠占领四川时杀人如麻,破山禅师不惧性命之虞,干腥凤血雨之中毅然前往他们所在的军营,劝其止杀。

  张献忠的一个手下说:和尚吃肉,我即不杀人。破山禅师立刻呼唤他们端数盘生肉来,不畏污秽吃个精光。张献忠一众大受感化,由此亿万百姓得以存活。

  康熙五年(1666年)三月,破山海明禅师无疾坐逝于梁山双桂福国院。世寿七十一。有辞世愒说屐声滑滑响苍苔,老去寻山亦快哉!回首五云堪一笑。淡然潇洒出尘埃。

  「《楞严经》者,如来纵横妙辩吐纳,虚空舌底锋铓神奇,变化绵绵密密如空谷响,全体是楞严大定,全体是大寂灭海中流出。恣肆汪洋,语言挥洒如激,悬河埋锋弢颖。每变每奇,莫测其浅深;融心融见,迷者之所忙然。心无是非之域,见无是非之境,即心是非双忘也」。

  「此经不独该通五教,亦且圆摄三宗,盖《法华》、《华严》等经,互贯诸经之堂奥者也。而《楞严》一经兼贯《法华》等经之脉络者也。非遍阅诸经者,讵识此经之微妙?非熟谙此经者,又讵知其为诸经之纲领乎」

  「《楞严》一经,统万法为儿孙,摄群经为眷属。文虽十卷,实大藏之都序也。有志教法者,不可不先读,又不可不熟读,熟则心目口齿间,隐隐隆隆,自有入路,不必借人颏颊,拾人涕唾,若果先明经义,回视诸家注疏,泾渭立见。否则为注疏夺心,而经义反晦矣」!

  憨山大师大约四十一岁就大彻大悟了,《憨山大师自叙年谱》中记载:一夕静坐夜起,见海湛空澄,雪月交光,忽然身心世界,当下平沉,如空华影落,洞然一大光明藏,了无一物。即说曰:海湛空澄雪月光,此中凡圣绝行藏。金刚眼突空华落,大地都归寂灭场。

  即归室中,取《楞严》印正,开卷即见妆身汝心,外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全经之境顿时了然心目,于是振笔疾书。片刻之间便写成一卷《楞严悬镜》,烛才燃了半枝,已完成。

  憨山大师到晚年时,又应弟子要求著有《楞严通议》和《楞严经通议补遗》,可以说是集其一生修行的精华。

  憨山大师说:不读《法华》,不知如来救世之苦心,不读《楞严》,不知修心迷悟之关键。不知楞伽,则不辨知见邪正之是非。

  憨山大师在广东曹溪端坐而逝。二十年后,大师肉身依然结双跏趺坐,面色鲜红,爪发犹生 ,成就与六祖慧能大师同样的肉身而受到后人永久的供奉。

  大师说:「《首楞严》一经,统摄一代时教迷悟修证因果,径断生死根本,发业润生二种无明,名结生相续,顿破八识三分,故设三种妙观,摄归首楞严大定,是为最上一乘圆顿法门,直显一真法界如来藏性,称为妙圆真心」。

  「如来最极之至圣,集凡圣同居之法会,现无量光明之瑞相,演秘密难思之神咒,说微妙难思之法门,断历劫生死之爱根,销五阴邪思之魔业,得见所未见,幸闻所未闻」。

  「是则斯经也,一乘终实,圆顿指归。语解悟,则密因本具,非假外求;语修证,则了义妙门,不劳肯綮,十方如来得成菩提之要道,无有越于斯门者矣夫」!

  「然《法华》与斯经虽皆摄末归本之真诠,而《法华》但以开其端,而斯经方以竟其说矣!我故尝叙斯经(楞严经)为《法华》堂奥、《华严》关键,诚有见于是耳」。

  「夫诸佛出世,本只为说《华严》,而四十年后,乃称《法华》为一大事者,以《法华》于施权之后,复摄诸教归《华严》耳。今斯经前五因缘(指「毕竟废立、的指知见、发挥实相、改无常见、引入佛慧」等五因缘),圆《法华》不了之公案,启《华严》无上之要关,所谓莫大之因缘,岂小小哉」?

  他有诗作称赞说:花香鸟语圆通性。水绿山青常住心。一部《楞严》浑漏泄,不需低首更沉吟。

  「首楞严者,称性大定之名也,以如来藏心而为体性,以耳根圆而为入门,以穷极圣位而为究竟,此依藏性之理,起称性之行,还复证入藏性全体,一经大旨,义灵于斯」。

  梦东彻悟大师之「跋禅人勇建血书楞严经庄严净土」。《梦东禅师遗集卷下》,《卍续藏》。

  梦东禅师尝着「跋禅人勇建血书楞严经庄严净土」、「颂楞严经十首」、「楞严二决定义」、「楞严顿歇渐修说」、「楞严知见无见说」等。

  印光大师,法名圣量、别号常惭愧僧、戒律精严,弘扬净土、密护诸宗,被尊为净土宗第十三祖。

  大师把《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提出来,与《净土四经》合编为《净土五经》,更使《楞严经》为信众极广的净宗修行人所熟悉。

  大师说:“《大佛顶首楞严经》者,乃三世诸佛圆满菩提之因,一切菩萨趣向觉道之妙行。”

  「凡人总须务实,彼倡异毁谤《楞严》、《起信》者,皆以好名之心所致,欲求天下后世,称彼为大智能人,能知人之所不知之虚名,而不知其现世被明眼视为可怜悯者,殁后则永堕恶道,苦无出期,名之误人,有如此者」。

  虚云大师是近代禅宗大德,现当代禅宗宗风得以不坠,皆赖大师一生扛扶。老和尚一生对学人的谆谆开示中处处提及《楞严经》,他说:

  「现在是末法时代,你到那里访善知识呢?不如熟读一部《楞严经》,修行就有把握,就能保绥哀救,消息邪缘,令其身心。入佛知见,从此成就,不遭歧路!」

  又全经前后所说,着重在一个“淫”字。说:“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落魔道!”看楞严经若不归宗,跑马看花,就不中用。要读到烂熟,就能以后文消化前文,以前文贯后文,前后照应,则全经义理,了然在目,依经做观,自得受用。古来行人,从此经悟道者很多。

  温州仙岩安禅师,因看“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盘。”当时破句读云:“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盘。”于此乎有悟入。后人语师云:“破句读了也!”师云:“此是我悟处!”毕生读之不易,人称之曰“安楞严”。

  希望同参们,无论老少,常读楞严。此经是你随身善知识,时闻世尊说法,就和阿难作同参!

  「以我的愚见,最好能专读一部《楞严经》,只要熟读正文,不必看批注,读到能背,便能以前文解后文,以后文解前文。此经由凡夫直到成佛,由无情到有情,山河大地,四圣六凡,修证迷悟,理事因果戒律,都详详细细的说尽了,所以熟读《楞严经》很有利益」。

  谛闲大师在近代为复兴天台宗的中流砥柱,一生教在《法华》,行在《楞严》之本,一生讲《楞严经》达十三次之多,并著《大佛顶经序指味疏》等。

  他赞叹《楞严经》说:「斯经高妙极致,非文言句义而能尽述。唯有退藏密机,虚怀仰赞而已,凡后之志学之士,苟能惜人身,得之不易。悟大教,值之倍难,或即生欲发真归元者,欲明心见性者,宜应于此一经,尽其心力,赤体荷担,坐卧经行,澄心体究,语默动静,反照提撕,其或宿种忽芽,大开圆解,如初春霹雳,蛰户顿开」。

  「此大佛顶法,是十方如来,及大菩萨,自住三昧,是故最尊无上,名之曰大佛顶,亦名第一义谛,亦名胜义中真胜义性,亦名无上觉道,亦名无戏论法,亦名阿毗达摩,亦名真实圆通,亦名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皆即表示此最胜之法,所谓依最胜理,说最胜教;依最胜教,起最胜行;依最胜行,还契此最胜理。教行理三悉名大佛顶」。

  大师对《楞严经》赞赏备至:“然一部中兼赅禅、净、律、密、教五,而又各各专重,各各圆极,观之诸流通部既未概见,寻之一大藏教盖亦稀有,故惟本经最得通量。虽谓震旦所宏宗教,皆信解本经、证入本经者可也。未尝有一宗取为主经,未尝有一宗贬为权教,应量发明平等普入。”大师在他的一生当中,曾有许多次开讲《楞严经》。

  在大师著的《楞严大意》中云:「此皆辨妄明真之真心论,全部经文中,有一贯的中心思想,即是常住真心,故本经以常住真心为基本。『信解』,即明常住真心之理;『修行』,即除常住真心之障;『证果』,即证常住真心之德……惟《楞严经》确是佛说,仅根据点有异而已。众生世界,即是如来成佛真体,譬如全海成风浪,风浪即在全海,法身成有情无情,则有情无情均即法身。故曰:『情与无情,皆成佛道』」。

  弘一大师一生除了精研律宗,对《华严经》、《地藏经》等大乘佛教经典也有精深的研究,弘一大师以艺术为佛事,留下众多艺术珍品,从中可以看出大师对于《楞严经》的极力推崇。

  弘一大师创作了《世梦》、《山色》等一些专门讲述佛法修行的歌曲,曲调优美,义理深邃,可以给人很多深刻的启发。以《观心》这首歌为例,弘一大师所作歌词中说:“试观心性,在内欤?在外欤?在中间欤?”可以说是对《楞严经》“七处征心”的简明概括。可见,《观心》代表了弘一大师对于《楞严经》的艺术性理解。

  法号宏悟,别号韬光,又号一吼堂主人。是福建古田县人。幼读诗书,聪颖过人。18岁在福州涌泉寺出家,从妙莲法师受具足戒。先后从当时禅宗名师冶开、寄禅修习禅定,又从通智、谛闲、祖印、慧明、道阶法师听经研教,广猎大小乘诸经论,一生著述宏富,有《圆瑛法汇》行世,对《楞严经》造诣尤深,自发心注解《楞严》直至最后完成,历时50年,有整整半个世纪之久。而其中之艰辛曲折,也迥异于他经之注疏或讲经记录。

  缘余年二十四,听讲《楞严经》,愧学识之浅陋,感注疏之繁多,用心过度,致患血疾。乃于佛前发愿,仰叩慈光冥护,顿令恶疾速愈,更求得悟,寂常心性,真实圆通,宏扬是经,著述讲义,用报佛恩,藉酬私愿。

  越日,见有化人,状如老媪者,来示余曰:‘云不要紧!以白杜鹃花炖冰糖,服之可愈。’言讫回首,媪即不见,心窃异之。

  于是信愿益坚,精心研究,竟达十载,于经中疑义深奥难解之处,遂一一书条,贴于壁上,逐条静坐参究,既明白一条,即扯一条。

  以楞严妙义,丰富深藏,每讲一次,则有一次发明,多究一番,自有一番进步,意欲掩关,专著是疏,机缘未凑,致延时日。

  迨年六十有八,深感老病之躯,风前残烛,若不速偿斯愿,恐悔莫及。遂于圆明讲堂,创办愣严专宗学院,有欲造就僧才,续宏大教,谨择四月八日,开演斯经,日更躬亲授课,余时编著讲义,每夜辄至三更乃止。

  如是者久,辛劳过度,旋至次年二月初四,正讲演时,忽患中风之病,由徒明旸,急扶下座,入室遂已,不省人事,经时七日,始得转机。幸有良医黄钟、郑葆湜二医师诊治,方告安然。

  至七十二岁,复思楞严著述未竣,大愿莫偿,于是乐慧斌居士劝余曰:‘从容编著,既有善愿,必获成功。’

  俗姓王,名福庭,出家后法名隆衔,法号倓虚,他是河北省宁河县北河口北塘庄人,清光绪元年(一八七五年)出生。中年出家,随近代天台宗高僧谛闲法师修学,1925年谛闲老和尚向倓虚传天台宗第44代法卷,倓虚法师成为天台宗第44代传人。他设立的佛学院有一十三处之多,而他在国内造就的僧才及度化出家的僧伽,难以数计。老和尚一生复兴东北佛教,使东北缁素两众闻知正法。使天台一宗盛弘于北方。老和尚是近代佛教的教育家,著述甚多,主要的有《金刚经讲义》、《心经义疏》、《心经讲义》、《大乘起信论讲义》、《天台传佛心记释要》、《始终心要义记》、《普贤行愿品随闻记》、《楞严经讲义》、《影尘回忆录》等,后来为弟子辑为《湛山大师法汇》行世。一九六三年八月十一日倓虚法师圆寂,世寿八十九岁,僧腊四十六年。

  为虚云老和尚法嗣,沩仰宗传人,19岁出家,为母亲守孝期间,于佛前发十八大愿。1946年29岁时,往曹溪亲近虚云老和尚,在天津大悲院听倓虚法师讲《楞严经》。

  1949年抵香港,重建古刹、印经造像,成立佛教讲堂等道场,使佛法大兴于香江。后又在美国旧金山创立万佛圣城,提倡禅净教三修的法门,开演大乘经典数十部。

  他是将佛教传入西方世界的先驱者之一,对于佛教在美国西岸的推展有很大贡献,在台湾佛教界也拥有许多信众。

  宣化上人开示:「在佛教里,所有的经典,都很重要,但是《楞严经》更为重要。凡是有楞严经所在的地方,就是正法住世。楞严经没有了,就是末法现前。」

  「楞严经是佛的真身,楞严经是佛的舍利,楞严经是佛的塔庙。所有的佛教徒,必须拿出力量,拿出血汗来拥护这部楞严经。」

  「《楞严经》的内容,说明四种清净明诲,二十五圣各述圆通,五十阴魔的境界。好像照妖镜,使旁门外道的妖魔鬼怪原形毕露,无处藏身,乃大事宣传楞严经是伪经,不可相信。」

  「学佛法的人,不但要深深了解楞严经的道理,为了令正法久住而邪法永息,更要到处提倡楞严经,宣扬楞严经,到处解说楞严经,并且要到处护持楞严经,这是佛教徒应该尽的责任。」

  你要想学《楞严经》,放下识心,放下一切执著。就像一张白纸,原来什么都没有,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如果你原来有些个形相,你画什么都画不成了。我们要学《楞严经》的时候,先把一些思虑、缘念,就是我们自己所有的一些想法,你都要放下,就像一张白纸似的无知。开悟的楞严,成佛的法华。

  这样追起来,是让你不要用见解的识心来学楞严,把你那分别心、识心,一切你以前所认识的,你全部把它放下;放得愈干净,你学《楞严经》愈能进入的深。如果你把你以前的知见带来了,那是不行的!带个有色眼镜来看一切事物,那一切事物有什么变化?你认不到一切事物。

  换句话说,就是你先有个成见,你有个见解、有个认识,然后你来学楞严,你就没法进入,你进入不了。因为你心里有个成见,一个有,一个空。七处征心的意思,就是要征什么?心无所在,心无不在,一切都不是心,一切皆是心。你在这个地方你要领悟到了,你就会明白,一切非心,一切即是心。一切非心讲这一切事物都不是心,但是它跟你生死非常关切。

  咱们认为财富,金银财宝的财富,它跟心有什么关系,好像绝不相干吧?当一个人财富失掉了,生命就随着它死亡,你说这是心不是心?你把这个关系懂了就行了。

  所以你放下、看破,放下什么?身和心。咱们现在的身是生灭的,咱们这个心也是个生灭的,但是你还有个不生灭的心,你要把这个生灭心放下,不生灭的心才能显现。

  如果你从文字学楞严,是学不进去的,离开心意识参,离开心、离开意、离开识。离开心意识参,就是离开心意识来学楞严,你才能进入楞严的,这就是定。

  你如果想修定的话,你把一切都放下,不能有一点的思虑,就是没有一点牵挂,清清净净的,像一张白纸一样,而后你才能画什么都可以。你想画什么,你想入极乐世界就是极乐世界,你要画娑婆世界就是娑婆世界,就看你心怎么入。

  欧阳渐,字竟无,生于清同治十年(公元1871年),卒于民国三十二年(公元1943年),抚州宜黄(今属江西)人,近代著名佛学居士。欧阳竟无一生著述甚丰,晚年自编所存著作为《竟无内外学》,凡二十六种,三十余卷,均由支那内学院蜀院刻印,今则有金陵刻经处新版本流通。

  杨仁山居士对在中国佛教各宗派中具有巨大影响的《大乘起信论》和《楞严经》这两部经典推崇备至,甚至提出要以《大乘起信论》为基础,创立马鸣宗。然竟无先生则对这两部经典“毅然屏绝”(吕澄:《亲教师欧阳先生事略》)。他认为,《起信论》所讲的“真如缘起”是完全谬误的,其危害之大,不仅在于佛学理论,而且影响到整个中国佛教的学风“滋蔓之难圆”(《藏要经叙·大乘密严经》)。由此,他对基于《起信论》立教的天台宗、华严宗也持批评态度。

  说楞严经是伪经的都是没有实修实证的慧业文人哗众取宠的臆断,最多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吕澂(1896--1989)现代中国佛教学者。江苏丹阳人。原名吕渭,字秋逸、秋一、鹫子。早年涉猎的学术层面颇广,曾先后就读于常州高等实业学校农科、南京民国大学经济系等校。此外,亦曾留学日本,专攻美术。

  事实上吕跟梁很大程度上是受欧阳竟无学说影响,梁跟吕也算是欧阳竟无的学生。这些人不仅认为《楞严经》是伪,同时吕在《楞严百伪》中写到,《仁王》伪也,《梵网》伪也,《起信》伪也,《圆觉》伪也,《占察》伪也。

  还有哪些人认为《楞严经》是伪的就不清楚了,大多是跳梁小丑。欢迎大家继续补充。

  本经译主般剌密谛,依于愿力,要利益中土之人,第一次身上藏着《楞严经》东来之时,被守边界的官吏查获,而不许他出境,这反而更使他的宏法之愿更加坚定,并且更加精进。他并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将此经携带出境而不被发觉;他用极细的白绢书写此经,然后剖开自己的肩膊,将经文缝藏在其中,等疮口平复之后,再申请出国,海关搜查无疑,才得航海东来。大师于唐中宗神龙元年(西历七〇五年)到达广州,那时正好首相房融被贬在广州,房融便请大师住在制止寺。般剌密谛于是剖膊出经,并诵出,与另外两位法师一起译成汉音,房融笔受。大师如此艰辛冒险,乃至不惜荣辱、身命,正是所谓重法轻身,所成功德,不可思议;我国之众生,均沾其法施之益。

  来源连接为:【礼记十卷】拍卖品_图片_价格_鉴赏_历代刻本_雅昌艺术品拍卖网

  因为原经文为外来,以经文为梵文计算,就这个数量级不知道一比一的比例怎样?是否多了?还是少了?就假设一样多吧。那么翻译前也是:62156字。

  能想到的古人字体大小:蝇头小楷——蝇头小楷就是1cm之下用毛笔书写的楷书。

  锦书图片来源:《道德经》版本这么多,我们该信哪一个?_儒佛道频道_腾讯网

  1、在印度早期佛经靠口耳相传,也就是背诵记住,如果把经文带出来这是比较可行的一种。前提是接触到经文并有时间完成背记,但是传说不满足所以不是此种方法。

  2、在所有书写材料中以绢帛等丝织品是最为合适的(优点:轻便、体积小,容量大;缺点:价格昂贵,不易得。),但是公然去抄写被传为国宝的经不会被抓吗?就其意图来说也会值得怀疑,被监视吧。所以似乎不太可行。就算排除万难都抄回来了。那得在腿(身)上挖多大洞来藏呢?按一比一的字数应该很大一团,并且还得处理成不会被血肉染了的形式。会不会因此残废或死掉也值得考虑,毕竟古代这是要命的事,似乎工程量蛮大。应该不可信只能当故事听听吧。

  3、再说历史上的般剌密谛似乎除了和这本经书有关外,没有别的信息被收录于佛教记录,其他典籍也没有提起过此人,也是不是名气响当当的论师,可以说是默默无闻,那他以什么身份能接触到如此重要经文呢?这与身份不符合。

  百度词条了一下般剌密谛发现这主儿还与《易筋经》有关联。(清代凌延堪在《校礼堂文集?与程丽仲书》中,认为《易筋经》是明代天台紫凝道人假托达摩之名所作。)

  4、有人说到玄奘,按他当时在印度的待遇,他没能力和机会吗?我觉得不可能。

  来源百度百科:唐贞观十五年(641年),玄奘42岁,与戒日王会晤,并得到优渥礼遇。戒日王决定以玄奘为论主,在曲女城召开佛学辩论大会,在五印18个国王、3000个大小乘佛教学者和外道2000人参加。当时玄奘讲论,任人问难,但无一人能予诘难。一时名震五印,并被大乘尊为“大乘天”,被小乘尊为“解脱天”。戒日王又坚请玄奘参加5年一度、历时75天的无遮大会。会后归国。

  印度大陆战乱是很频繁的,戒日王(589—647年)戒日王信奉印度教湿婆派(S/iva),但对其他宗教也都采取扶政策。

  5、有人可能会说你没修没证的不要妄谈,哦,师兄传了套《达摩易筋经》给我,说是达摩老祖创的,挺好的,练后强身健体,上楼也不喘了。刚刚得知据说也与般剌密谛有关系。

  不过,我反而认为《楞严经》是大乘真经,你印度佛教徒可以造作佛经,我汉地佛教造作不得?凭什么你印度佛教徒造作的佛经是线补充:

  众所周知,大乘佛教满天,得道高僧可以感应到满天,印度佛教徒龙树从龙宫取出《华严经》,如果大乘佛教认为这是真的,汉地也假不哪里去。

  修行的核心是见道,是开悟,是证得无上正等正觉。这才是月亮。一切经书、一切文字都是指向月亮的手指。

  鉴证楞严是靠历朝历代开悟的、见道的、真知道月亮长什么样的大德来鉴证的,不是你们这些从来没看过月亮、轮回太长、光影暇满、无聊没事干、尽琢磨手指有多粗多长的人来鉴证的。

  本经译主般剌密谛,依于愿力,要利益中土之人,第一次身上藏着《楞严经》东来之时,被守边界的官吏查获,而不许他出境,这反而更使他的宏法之愿更加坚定,并且更加精进。他并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将此经携带出境而不被发觉;他用极细的白绢书写此经,然后剖开自己的肩膊,将经文缝藏在其中,等疮口平复之后,再申请出国,海关搜查无疑,才得航海东来。

  后来翻译完成《楞严经》后,般剌密谛又返回天竺,投案自首,领偷带禁运的佛经之罪去了。

  《楞严经》是一部成佛怖魔的经典,佛说当来第一部被灭的经典就是《楞严经》。只要有《楞严经》在,魔就难遁其形。现在末法时期,魔子魔孙纷纷跳出,败坏、诽谤《楞严经》为伪经,当引起学佛人高度的警惕。

  有时觉得奇怪,对于那些自己认为存疑的经,明明可以搁置不理,以免诽谤招恶报,却轻易的诽谤了,这算是情商低吗?可能习气使然,也可能是智慧不够吧)。憨山大师说过:“

  ”(憨山大师《梦游集》卷十九)印光大师说:“《大佛顶首楞严经》者,乃三世诸佛圆满菩提之密因,一切菩萨趣向觉道之妙行。”

  圆瑛法师毕生精研《楞严》,于上海圆明讲堂创立“楞严专宗学院”,作有《楞严经讲义》。

  印光大师曾痛斥诽《楞严》的:“某某乃大我慢魔,借弘法之名,以求名利。其以《楞严》、《起信》为伪造者,乃欲迷无知无识之士大夫,以冀奉己为法王也。其人借通相宗以傲慢古今。凡台贤古德所说,与彼魔见不合,则斥云放屁。而一般聪明人,以彼通相宗,群奉之为善知识。相宗以二无我为主,彼唯怀一我见,绝无相宗无我气氛。”(《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卷四“复李观丹居士书”)

  》云:“首《楞严经》、《般舟三昧》,先化灭去,十二部经寻后化灭,圣王去後,沙门袈裟,自然变白。吾法灭时譬如油灯,临欲灭时光更明盛,于是便灭。吾法灭时,亦如灯灭,自此之后,难可数说。”《楞严经》做为最先灭掉的经,现在已经有些苗头了。叹众生福薄。

  相传隋朝时的天台宗祖师智顗,为了求取楞严经,在天台山上搭了一个拜经台,日日遥拜西方,希望楞严经早点传入汉地。如果此是实,可见这本楞严经可谓是“经未到,声先至”啊(虽然《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和《续高僧传·智顗传》全然没有相关记载?)

  又已知现在楞严经通行本标题下有注解“一名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于灌顶部录出别行”,可见它被收藏于那烂陀寺。

  然后是题主的问题:为什么唐朝时跑去那烂陀求学的玄奘、义净没有取回这本隋朝就大名鼎鼎、号称是收藏于那烂陀的经书?甚至二人的著述里提都没提过?

  提婆達多用不食魚肉戒破和合僧時就曾經批評吃肉的沙門喬答摩(釋迦牟尼佛)殺生,提婆達多認為守不食肉戒的提婆達多信徒比吃肉的佛和佛弟子更高級,守不食肉戒就是吸引更多執著吃素的佛弟子支持提婆達多反佛教吃肉破和合僧的好方法。

  坐已調達僧中唱言:「比丘應盡形受著納衣、應盡形受乞食、應盡形受一食、應盡形受露地住、應盡形受斷肉魚

  、善說非善非善說善、犯說非犯、非犯說犯、輕說重、重說輕、有殘說無殘、無殘說有殘、常所行法說非常所行法、非常所行法說常所行法、言說非言、非言說言。佛爾時自約勅調達:「汝莫作方便破和合僧,莫受持破僧因緣事。汝與僧共和合,和合者歡喜無諍,一心一學如水乳合安樂行。汝莫非法說法、法說非法、非善說善、善說非善、非犯說犯、犯說非犯、輕說重、重說輕、有殘說無殘、無殘說有殘、常所行法說非常所行法、非常所行法說常所行法、言說非言、非言說言。」調達聞佛如是約勅,不捨破僧因緣事。當佛約勅調達不捨是事,爾時迦留羅提舍比丘,在調達後以扇扇調達。加留羅提舍比丘,即時偏袒右肩、合掌白佛言:「如佛讚歎頭陀功德,上人調達亦讚歎頭陀功德。佛何以生妬心?」

  佛言:「癡人!我有何妬心?過去諸佛讚歎納衣、聽著納衣。我今亦讚歎納衣、聽著納衣,亦聽著居士衣。癡人!過去諸佛讚歎乞食、聽乞食。我今亦讚歎乞食、聽乞食,亦聽請食。癡人!過去諸佛讚歎一食、聽一食。我今讚歎一食、聽一食,亦聽再食。癡人!過去諸佛讚歎露地住、聽露地住。我今讚歎露地住、聽露地住,亦聽房舍住。癡人!我不聽噉三種不淨肉:若見、若聞、若疑。見者,自眼見是畜生為我故殺。聞者,從可信人聞為汝故殺是畜生。疑者,是中無屠賣家,又無自死者,是人凶惡,能故奪畜生命。癡人!如是三種肉我不聽噉。癡人!我聽噉三種淨肉。何等三?不見、不聞、不疑。不見者,不自眼見為我故殺是畜生。不聞者,不從可信人聞為汝故殺是畜生。不疑者,是中有屠兒,是人慈心,不能奪畜生命。我聽噉如是三種淨肉。癡人!若大祠,所謂象祠、馬祠、人祠、和闍毘耶祠、三若波陀祠、隨意祠,若諸世會殺生處祠,如是大祠世會中,不聽沙門釋子噉肉。何以故?是大祠世會,皆為客故。」佛說是已,即從坐起入室坐禪。爾時調達作是言:「我調達僧中唱言:『比丘應盡形著納衣、應盡形乞食、應盡形一食、應盡形露地住、應盡形不噉肉魚。』隨何比丘,憙樂是五法者,便起捉籌。」唱已調達及四伴即起捉籌。調達第二復作是言:「我調達僧中唱言:『比丘應盡形著納衣、應盡形乞食、應盡形一食、應盡形露地住、應盡形不噉肉魚。』隨何比丘,喜樂是五法者,便起捉籌。」唱第二語已,有二百五十比丘,從坐起捉籌。調達第三復作是言:「我調達僧中唱言:『比丘應盡形著納衣、應盡形乞食、應盡形一食、應盡形露地住、應盡形不噉肉魚。』隨何比丘,憙樂是五法者,便起捉籌。」第三唱已,復有二百五十比丘,從坐起捉籌。爾時調達,即將是眾還自住處,更立法制。調達作是言:「應盡形著納衣、應盡形乞食、應盡形一食、應盡形露地住、應盡形不噉肉魚,隨何比丘,不憙樂、不忍受是五法者,是人去我等遠,與我別異不共語。」漢傳佛教的《十誦律》清楚說明:1.提婆達多(調達)非法說法法說非法在僧團推行五條邪法邪律,

  支持提婆達多(調達)不噉肉魚的504比丘全都追隨提婆達多(調達)捉籌破和合僧,

  律藏記載提婆達多(調達)因為宣揚吃素反佛教吃肉破和合僧死後墮入無間地獄。

  稍微有點理智就知道真正的佛不會抹黑佛自己說過的佛法是低級「小乘」、假的「非實化城」。

  妙法蓮華經卷第三「諸比丘!如來亦復如是,今為汝等作大導師,知諸生死煩惱惡道險難長遠,應去應度。若眾生但聞一佛乘者,則不欲見佛,不欲親近,便作是念:『佛道長遠,久受懃苦乃可得成。』佛知是心怯弱下劣,以方便力,而於中道為止息故,說二涅槃。若眾生住於二地,如來爾時即便為說:『汝等所作未辦,汝所住地,近於佛慧,當觀察籌量所得涅槃非真實也

  「大乘假佛經」「妙法蓮華經」抹黑佛說的佛法是低級「小乘」、假的「方便說」、假的「非實化城」,「妙法蓮華經」裡面的「佛」用低級「小乘」、假的「方便說」、假的「非實化城」騙「怯弱下劣」的辟支佛和阿羅漢弟子逃離危險的「三界火宅」,

  卻只能放棄低級「小乘」、假的「方便說」、假的「非實化城」改當更高級的「大乘菩薩」

  (一二五)中阿含大品貧窮經第九漏盡阿羅訶比丘已知滅盡,拔其根本,永無來生。

  真正的佛一定會幫助很多聲聞弟子覺悟證阿羅漢果,要是所有眾生都成佛,誰來當佛的阿羅漢弟子?「大乘」假佛經瞎掰「所有眾生都應該成佛」正好說明了「大乘的佛」是沒有任何阿羅漢弟子的「假佛」。

  「阿難!又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殺,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殺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殺必落神道,上品之人為大力鬼,中品即為飛行夜叉諸鬼帥等,下品當為地行羅剎,彼諸鬼神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神鬼熾盛世間,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難!我令比丘食五淨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無命根,汝婆羅門地多蒸濕,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來滅度之後,食眾生肉名為釋子。汝等當知,

  1.假設一隻雞被殺死後輪迴成一隻狗,雞的屍體被拿去做炸雞排。炸雞排是無情的物質沒有受、想、行、識本來就沒命根,炸雞排並非眾生肉,雞被殺死後輪迴成的狗才是有命根的有情眾生,

  就算楞嚴經裡面的「大乘佛」能把真炸雞排變成假炸雞排,死掉的雞也不會死而復活,

  變假肉給比丘吃對死掉的雞沒幫助、對雞死後輪迴成的狗沒幫助、對所有眾生都沒幫助。

  摩訶僧祇律卷第三十東晉天竺三藏佛陀跋陀羅共法顯譯賊肉段者,世尊涅槃後,長老比丘依王舍城住。時有盜賊偷牛,夜在尸陀林中殺噉有殘,語林中坐禪比丘言:「尊者須肉不?」答言:「須。」即與滿鉢。比丘取已持還精舍自食,分與餘比丘。餘比丘問言:「長老!何處得此肉?」具說上事。諸比丘言:「長老!汝賊邊取物滿五錢,波羅夷。」諸比丘不了,往問長老比丘。長老比丘言:「出家人前人如法、不如法,有主施無罪。」如是毘尼竟,是名賊肉段。

  不過漢傳佛教的摩訶僧祇律說明佛入無餘涅槃後比丘一樣照佛規定的戒律吃三淨肉,

  假佛經愣嚴經的作者就像提婆達多一樣想要打著佛教招牌反佛教在佛教宣揚不吃肉,

  斷酒肉文 梁高祖二十三日。會其後諸僧尼。或猶云。律中無斷肉事及懺悔食肉法。其月二十九日。又勅請義學僧一百四十一人義學尼五十七人。於華林華光殿使莊嚴寺法超。奉誠寺僧辯。光宅寺寶度等三律師。昇高座御席地施座。餘僧尼亦爾。制旨問法超等三律師曰。古人云。止沸莫若去薪。息過莫若無言。弟子無言乃復甚易。但欲成人之美使佛種相續與諸僧尼共弘法教。兼即事中亦不得默已。故今集會於大眾前。求律中意。聞諸。

  梁武帝禁吃肉後,漢傳佛教每個出家人都必須守梵網經菩薩戒不吃肉。追根究柢,漢傳佛教守梵網經菩薩戒不吃肉的傳承是源自梁武帝而不是源自於佛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爾時,阿難因乞食次經歷婬室,遭大幻術摩登伽女以娑毘迦羅先梵天呪攝入婬席,婬躬撫摩將毀戒體。如來知彼婬術所加,齋畢旋歸;王及大臣長者居士,俱來隨佛願聞法要。于時,世尊頂放百寶無畏光明,光中出生千葉寶蓮,有佛化身結跏趺坐,宣說神呪,勅文殊師利將呪往護,惡呪銷滅,提獎阿難及摩登伽歸來佛所。阿難見佛頂禮悲泣,恨無始來一向多聞未全道力,殷勤啟請十方如來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禪那最初方便。於時,復有恒沙菩薩及諸十方大阿羅漢、辟支佛等,俱願樂聞,退坐默然承受聖旨。

  諸辟支佛若如來不出世時,爾時此山中有此五百辟支佛,居此仙人山中。如來在兜術天上欲來生時,淨居天子自來在此,相告:『普勅世間,當淨佛土,却後二歲,如來當出現於世。』

  佛和辟支佛不會同時出現。假佛經楞嚴經的作者不懂佛法才會瞎掰有辟支佛去聽佛說楞嚴經。

  雜阿含經(三八〇)世尊告諸比丘:「有四聖諦。何等為四?謂苦聖諦、苦集聖諦、苦

  」否定佛自己說過的佛法,就算是三流的政客也不會講這種不倫不類否定自己言論的鬼話,

  在上面網頁點選《帝釋所問經講記》77頁可以看上座部佛教馬哈希尊者對「假佛法大乘」的評論,馬哈希尊者的

  緬甸、泰國、柬埔寨、寮國、印度、斯里蘭卡、越南、尼泊爾的上座部僧團在西元1954年時推舉2500位長老舉行第六次結集,由馬哈希長老負責提問相當於第一次經典結集時的大迦葉,明昆長老負責答題相當於第一次經典結集時的優婆離和阿難,馬哈希長老和明昆長老一個字一個字仔細查證校訂出最新版的上座部巴利三藏,這說明了馬哈希長老和明昆長老是20世紀最有代表性的上座部長老。上座部佛教葛印卡四念處內觀禪修資訊台灣分部 :

  上座部佛教泰國隆波田正念動中禪(四念處)禪修資訊大陸分部:zndzc.org/

  為了說明真正的菩薩成佛之道拆穿「大乘假菩薩道」的「騙局」,明昆長老特別把上座部巴利三藏和注釋中的菩薩成佛之道整理成

本文链接:http://mpragency.com/quhuiziti/323.html